抗美援朝70周年 | “没有一人因抢救不当死在我手里”

日期:2020-11-13

来源:参考消息微信

【 字体:

打印本页

    今年91岁的徐福绵依旧耳聪目明,“我现在头脑非常清醒,夏天我双耳能听见蚊子‘嗡嗡声’,站着双眼能看见地上的蚂蚁”。 

  “最让我骄傲的是,我行医一辈子,从没有一个人因为抢救不当而死在我手里。”徐福绵对记者说,“我在朝鲜战场上抢救过多少人,我没有统计过,也记不住了,但我每天都是能做多少手术就做多少,尽全力救治战友。” 

  

“要想入党,得好好表现”

  “上学时我就特别想入党,但我不知道怎么才能入党,那时党员身份也不公开,所以我也不知道谁是党员。直到党员身份公开后,我才知道身边一名医生是党员。”徐福绵说这位党员同事告诉他,“想当党员,你得好好表现。” 

  1951年1月,上级命令徐福绵所在的第七陆军医院全部开赴朝鲜。他们乘坐的火车白天躲在隧道里,晚上前进,但刚到朝鲜新义州,美军就发现了火车,虽然部队躲在隧道里,但洞口和铁轨全部被美军炸毁。 

  从1月至3月,徐福绵和部队步行两个月走到三八线附近。部队都是夜晚行军,徐福绵现在回忆起这段经历,就一个感觉:无论白天还是夜晚,24小时没有一分钟听不到飞机轰鸣声。

    一天深夜,部队躲在路旁的壕沟休息时,美军投放照明弹,美军飞机发现部队后直冲过来,一顿扫射。徐福绵清楚地记得,“子弹从我的眼前穿过,打到地面上直冒烟”。 

  有了这一次教训后,部队决定找两个人作为先行军,白天先走100里,找到当地村镇领导安排好宿营,再接应后续部队休息。这两个人中,有一名是懂朝鲜语的朝鲜族护士,另一个人就是徐福绵。 

  当时徐福绵非常积极,主动申请承担这项任务,因为他想起了战友说的那句话:“要想入党,得好好表现。”就这样,部队一站站行军到达前线,徐福绵不怕艰险,圆满地完成了任务。 

  4月,党支部大会正式通过徐福绵的入党申请,他光荣地成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员。 

▲资料图片:徐福绵抗美援朝时期留影。(受访者供图) 

  

设计十字形防空洞手术室 

  1951年7月,志愿军后勤部三分部指示部队另选地址,派工兵部队协助建立安全防空洞地下医院,由徐福绵负责设计。 

  新的医院分内外科两个区域,并用树木装饰防空洞四周。当时徐福绵特别设计了“十字形防空洞手术室”。这个手术室分为五个房间,在四个房间的交叉点设置第五个房间,作为洗手消毒间,这样不仅方便,而且极大地节省了洗手时间。在洗手消毒间,他让工兵把水箱固定在高处,用水箱自身的压力出水,这样就可以使用简易的“自来水”了。这是在当时条件下,做到无菌洗手消毒的好办法。 

  每到一个地方,部队第一件事就是建立临时手术室。刚到三八线附近时,徐福绵带领两名军医助手、麻醉师和两名护士,建立起一个简陋的手术室。 

  那次部队到达目的地时天刚蒙蒙亮,美军发现了给部队送物资的朝鲜车辆,随后就是狂轰滥炸。等徐福绵走出防空洞时,那片区域只剩下一栋房子,他们就用这仅有的一间房子作为手术室。首先用白布将墙的四周围起来,并用钉子固定,防止灰尘掉落,保护手术室无菌环境。随后,用箱子和门板搭建了一个临时手术台,最后点燃汽油灯照明,这样就达到了手术的基本条件。 

  徐福绵说,当时使用朝鲜人家里的大锅对手术器械消毒:将手术衣和敷布等医疗用品放进有很多小孔的大盆里,再将大盆放进大锅里,用火加热蒸两个小时,手术器械就直接扔进大锅里煮沸,消毒后备用。 

  

“能做多少手术就做多少” 

  在朝鲜战场上,徐福绵没有统计过自己抢救了多少人。在那种残酷的战时环境,只能是能做多少手术就做多少。 

  部队徒步向三八线行军的一天深夜,突然传来一阵飞机声,一个护士班从屋子里出来,向防空洞跑去的时候,被炸弹击中,10名女护士被炸身亡。有一名男护士叫张学政,炸飞的防空洞盖压在他身上,徐福绵立刻在现场给他做手术,最后抢救了一整天,他终于活了过来。

   “根据我军的优俘政策,我也给美国士兵做过手术。”徐福绵说,第五次战役后,有一名美国士兵被送到徐福绵处,他身上有弹片。巧合的是,这名美国士兵也是卫生兵,和徐福绵是同行。美国兵担心徐福绵会害他,要求看着他取弹片。因此,手术时徐福绵给美国兵用了局部麻醉,让他盯着自己看。手术结束,美国兵对徐福绵竖起了大拇指。 

 ▲资料图片:徐福绵近照。(受访者供图) 

人物简介 

  徐福绵,1929年生,黑龙江哈尔滨市人。1949年1月毕业于中国医科大学后,分配至第七陆军医院。1951年1月,随全院官兵入朝,任第29兵站医院手术组长,执行抢救伤员任务,1955年回国。 

  原文刊载于《参考消息》10月14日特别报道版,原标题:纪念抗美援朝70周年·老兵访谈录(39) | “没有一人因抢救不当死在我手里”——记志愿军老战士徐福绵